首页 >> 征文启事 >>征文启事 >> 《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选禅意诗选读》 征稿启事
详细内容

《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选禅意诗选读》 征稿启事

 《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选禅意诗选读》

     征稿启事

 

王安石《游钟山》,如此写道:“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得老山间。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

这是禅意诗,太妙了!诗只四句,用了八个“山”字,每句两个“山”字,却让你“看山不厌山”,让你读出一种禅意,拥有了一种长久面对着“山”而“不厌”的心情,进而产生了一种雍容淡定的禅悦心境。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读出的禅意:2015年度禅意诗选读》,一直延续到前几日,才刚刚在博客上选贴完毕。这一下,立马又贴出了这一个启事:将接着出版《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有朋友就担心这会不会让人看厌呢?是呀,这是个问题,而且是大大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启事里特别提起王安石这看山的诗,这“让人看不厌的山和读不厌的诗”——目的就一个:2016年,咱们要选出“读不厌的禅意诗”。期待诗友支持,把你让人读不厌的“禅意诗”、“有禅意的诗”投过来,咱们集成一本曼妙的禅意诗集,让人读而不厌,让人雍容淡定,如何?

投稿注意事项如下:

1、全国所有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均可应征稿,不论名气,但需写出一点儿禅意,并且确为好诗。

2、必须是以组诗在当年的纸媒上发表的,不选单首发表的诗,亦不选没在纸媒发表的组诗。

3、每位诗人可投1—3组年度优秀作品(总数不超10首诗),供选择,并配上百字简历和诗观,每诗最好在30行以下,能短尽量短,绝不选长诗,亦不选散文诗。

4、极力鼓励禅意诗的传播,故本年选只选已经发表的诗歌,当年发在公刊、民刊的皆可应征,必须注明刊名与刊期。

5、文责自负,不得抄袭、剽窃他人作品。

6、《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原则上只在主动来稿中遴选作品,不再另行约稿。无稿费,出版后以一册样书相谢。鼓励入选作者购书传播,但不购书并不影响入选。

7、只要投稿,视为接受启事的全部约定,作品除选入《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外,还可能被推介到其他纸媒或网络、手机传播,有无稿酬,应由刊发的媒体自定。

有意者请将作品按要求发到下面邮箱:ssmmss2003@vip.sina.com或1507491360@qq.com(特别提示:请选择其中一个邮箱投稿,以避免重复劳动),注明“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投稿字样!

8、《读出的禅意:2016年度禅意诗选读》将由国家正式出版社出版,(CIP)数据库可查。

9、截止日期:2016年12月20日

 

 

——选诗的体例如下:

 

独立寒秋(六首)

         

                                         少木森

 

 

【读稿手记1】此处即是禅的入处。

“人不能站在自然之外,他生命的根仍就扎在自然中。”日本现代著名禅学思想家铃木大拙在《禅学随笔》一书中,如是说。

钦山文邃因僧问:“一切诸佛法皆从此经出——如何是‘此经'”?

他答:“常转”。

    流转是自然的本质。“禅咏自然,更根底的是在时间流转中体会万事万物的韵律,以无心应物而让物自信流露(林谷芳《千峰映月》)”。——少木森老师的《独立寒秋》这组诗就是这样:“一说到秋天,好像/就要把身上衣裳加厚了/那些的花草,好像/也不想再喧闹下去了/只在一旁,听凉风轻唱(《立秋》)”。抒写自然,让事物自己言说。

    国人谈诗喜欢谈境界、讲意境。文人感时兴怀,“心绪逢摇落,秋声不可闻。”其境界和格局不免遗憾!

    行者和艺术家的分野就在于:行者体践,对许多超越的生命层次进行实证;艺术家则视之为哲理或想象。一实一虚,风光自然不同!在处暑这一天/我也特别关心花和草/下午三点钟,我就说/听到秋天的声音了(《处暑》)”。这是证悟后的生命风光!

    禅意诗属于禅诗的一类。它反映的是僧人和文人修行悟道生活的诗,表现空澄静寂圣洁的禅境和心境。中国现代新诗中写禅意诗的名家有:台湾的洛夫、周梦蝶,大陆的少木森、南北、雷默等。少木森老师专意探索“禅意诗”二十余年,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北京文学》等海内外文学刊物发表与出版作品400多万字,著述丰硕。在诗,他为大家;在禅,他已是登上“彼岸”的禅者。“风和树叶,摇得很慢/看那样子,很静/只觉得从那儿吹来一些寒冷/尖着耳朵,似乎/也听不到别的什么特别的声音”(《白露》)。这是何等的空澄静寂啊!

这组诗,就是他发表在《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6年第9期上的禅意诗。秋声里有禅意。要真正研读和参透少木森老师的现代禅意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里,我只谈一点读后感,方家自有般若慧眼在(四川/也牛)

 

 

【读稿手记2欣喜地读完少木森老师《独立寒秋》这组诗,不禁让人产生了两个感觉:一个是“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的词清意足;一个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天机雅趣。这么说,似乎还忽略了诗的禅意,一个最重要的主题,但其实不然。

    众所周知,禅是不可说的,那是“言语道断,心形处灭”,讲究的是个人的体悟和绝对认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释迦拈花,迦叶微笑。若说出来,便是头上安头,是第二指,月影星光,不见真谛了。所以,南朝傅大士登台讲《金刚经》,但见抚尺惊堂,然后一言不发,直下台去。众人惊疑,良久方悟,讲经已毕。

    禅师的潇洒作风,奇特行藏,于此可见一斑。诗人也是,敏感的内心和智慧的思索,最后都会化成流水般的诗行,让人流连徜徉,内心喜悦。比如《白露》中这几句:

   

  落了那么多的叶子

      谁知道,哪一叶可以知秋呢

      不过,我总是想 

      叶落今日 ——算是恰好吧

 

最后一句,真是点睛之笔,有如神来,但是又平实如常,内蕴深远。诗人内心的感受和识见可谓纤毫毕现,毫无保留。这也是诗人的真性情,无此性情,写不得诗。

    如果说《白露》这首诗中诗人的直观感知是清晰呈现,那么《秋分》中的情感隐喻,则是隐隐倾诉:

   

彼岸的花——红花石蒜

     红花石蒜——彼岸的花

     秋分前前后后的几天

     它就是能够开得那样

     ——不管不顾,灿灿烂烂

 

开头回互,正加强白描叙说的力度,末尾一句,才落笔定音,又著精彩。正因如此,其禅味、诗味反而更加鲜明彰显,让人印象深刻。

    少木森老师浸淫禅意诗多年,出版了众多著作,可谓积有所成。其诗作形式多样,主旨各异,虽特色卓具,各有不同,但是其带给人巨大的审美愉悦,则是一致的。

    这里,可引一则公案以为发微逞明:

   《碧岩录》中云岩问道吾禅师:“观世音菩萨有千手千眼,请问师兄,到底哪一个眼睛才是正眼呢?”

    道吾淡然一笑,说:“你晚上睡觉,枕头掉到地下去时,你没睁开眼睛,手往地下一抓就抓起来了,你用的什么眼去抓的呀?”

   “遍身是眼。”云岩快速答道。

    道吾禅师又是淡然一笑,说:“你只懂了八成!”

    云岩疑惑地问:“那应该怎么说呢?”

见师弟已渐有所悟,道吾便进一步开示道:“通身是眼!”

一句通身是眼,真是振聋发聩,如雷贯耳。通身是眼,哪里还有什么角度的切入和引申呢?的确,观少木森老师的禅意诗,大约也该这样!(吉林/孙欲言)

 

     (出版时,读稿手记只会2选1进入版本,另一篇择机在纸媒发表)

 

  

 

一说到秋天,好像

就要把身上衣裳加厚了

那些的花草,好像

也不想再喧闹下去了

只在一旁,听凉风轻唱

 

可是,那么深的绿

那么深的红,凉风

怎么一说凉就能把它们唱凉呢

何况,在最后面的

还有天空红云

还像,拥有火苗一样

 

是什么嘶鸣起来

一腔热切和渴望,如落叶

从一处树荫奔跑到另一处树荫

从一棵树桩飞窜到另一棵树桩

并没有真的让人感受平静

没有让人感觉叶落归根的平淡

似乎让人感觉到幽玄而峭寒

那才几片树叶落下呀?怎么就

那么样让人感慨万千,无端寒凉

 

其实,今天就是立秋 

一个多热的天气呀

干啥就是觉得寒凉呢

 

 

  

 

在处暑这一天

我父亲特别关心园头的草

毕竟这是一个过渡时节

最后的热量来了又去

水火博弈,险象环生

父亲学会了从这一天

被折断草杆的多少

预言——这一个秋天

收成的好坏,年景的吉凶

 

是不是遗传密码的作用

在处暑这一天

我也特别关心花和草

下午三点钟,我就说

听到秋天的声音了

那是雨夹着风……

 

不过,在城市阳台

做一株小花小草

很安全!风吹过来

它摇晃几下

没有腰杆被折断的痛

没有——落红纷乱

花季郧丧

 

因此,我有时

会用手摸摸它们的叶子

怀疑它们是不是真的

只是,无论怎么看

它们毕竟就是花,就是草

和我父亲关心的花与草

没啥两样

你能说它不是真的花草吗

看来,再不能用这样的花草

来预言秋天的吉与凶了

 

 

  

 

落了那么多的叶子

谁知道,哪一叶可以知秋呢

不过,我总是想 

叶落今日 ——算是恰好吧

早一些,可能是病叶子

晚一些,众叶纷纷

就难得记起你是哪一片叶了

 

露水也是——从今夜白了

虫子的嘶鸣,该是

让露水打湿了吧

带着微凉,甚至寒凉

也容易让人感伤

容易给人较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这是在写诗

我不知道的是——现实中

有几人在微凉中——

数着落叶,听着虫鸣

又有几人——真的想

从一片叶子知道秋天

 

 

 

  

 

秋分前后三天,叫秋彼岸

红花石蒜——开在秋彼岸期间

就被叫作彼岸花

 

我知道,此岸的我

以一种寂寞!守着

一些无法实现的承诺

在嘈杂喧闹的年代

写着一些诗歌!也就

被人认定——有一些可笑

 

而秋已过半,虫鸣渐稀

那些彼岸的花儿,又以什么心事

一束一束地开着——不避秋风

开得——像一首首诗歌一样

谁会说,这有什么可笑呢

 

彼岸的花——红花石蒜

红花石蒜——彼岸的花

秋分前前后后的几天

它就是能够开得那样

——不管不顾,灿灿烂烂

是不是真的像诗歌一样?

 

 

   

 

相约登高,本不因为今天是寒露

朋友从外地来,中午喝酒

下午喝茶,傍晚和他爬爬山

 

游人都为风景指指点点,我们也眺望着

远处的树,一大片叶子和一些鸟

那些鸟和夕阳,似乎都倦翅聆听

和进入冬天没有太大区别

 

风和树叶,摇得很慢

看那样子,很静

只觉得从那儿吹来一些寒冷

尖着耳朵,似乎

也听不到别的什么特别的声音

眼睛却还是看到被摇落的树叶

一会儿消失在寒冷的凋零声中了

霞光——也正在消散着

空气越来越凉了,一层层一点点

在这里氤氲开来……

 

想起今天是寒露了,就好像

看到了依次嬗递过来的历史

其实——人的心情犹如这季节

只被分为冷暖两界

该暖就暖,该冷就冷了

也就那么的不动声色

没有改变的——似乎

只是那夕阳落下的心情

你说它该温暖还是该冷瑟呀……

 

 

  

 

有时候,季节非常凌厉  

像一个词:霜降   

一朵花要想在这个时候  

慢慢打开自己  

需要足够的勇气  

 

有时候,季节只是虚张声势  

也像一个词:霜降  

一朵花就在这个时候  

慢慢打开自己  

我还是看见  

一种神秘的微颤 

 

 

              选自《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6年第9

 

 

作者简介:少木森,诗人、作家,龙海紫泥人,现居福州。发表及出版作品400多万字,著有《花木禅》《谁再来出禅入禅》《少木森禅意诗精选99首》《给自己找个理由微笑》《少木森禅意诗精选精读》《禅意诗十家》《福建:诗与禅之旅》《八闽诗禅路》《读出的禅意——中国当代禅意诗选读》《读出的禅意——2015年度禅意诗选读》等诗集。

 

个人诗观:主张——学诗浑似学参禅;追求——等闲拈出便超然!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